从初创到年入十亿美元,Coinbase是如何快速达成的?

  • A+
所属分类:站长关注

Coinbase这个加密货币交易初创公司从默默无闻起步,到现在成为比特币繁荣风潮中的第一个十亿美元公司。公司的创始人 Brian Armstrong 必须证明 Coinbase 与加密货币在华尔街拥有足够的持久力。

这个新的金融巨头逡巡于离华尔街 3000 英里的玻璃城堡中。它的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市场街(Market Street),在高耸入云的大厦里占据了整整三层办公室,整个湾区的景色尽收眼底。巧克力金币在前台的糖果罐里闪闪发光,边上贴着标签“Initial Chocolate Offering”(ICO,Initial Coin Offering,数字货币首次公开募资)。在一个没有独立办公室的开放空间里,从硅谷挖来的大人物和初级员工坐在一起,手里都抓着免费的 LaCroix(LaCroix 是一款风味气泡水)。这里就是 Coinbase 的基地,这家热门的初创公司希望围绕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重建金融体系。

但是,要找到这家公司得靠点运气。无论是在大厦的外部还是大堂,都没有公司的标识。在前台外面的走廊也没有任何标识,只有一个强化金属门和一个通话装置。他们解释说,Coinbase 的员工保持低调是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持有虚拟加密货币,有些人持有的数量足以让他们成为千万富翁。一位员工说,绑架者可以绑架他们,“折磨他们”, 逼他们说出存放财富的地方——就好像把你的职业生涯和幸福押注在一个不稳定、未经证实的金融技术上还不够有压力。

这就是他们在 Coinbase 的生活。Coinbase 的氛围总是在乐观和困扰之间交替。Coinbase 成立于 2012 年,作为一个交易平台,为个人和公司提供购买和保存数字货币的服务,其中最主要的是比特币。到 2017 年,当投资者对这些货币的兴趣成为主流时,Coinbase 正好开始进行资本化,成为了 21 世纪新的数字淘金热中的富国银行。

在短短的时间里,Coinbase 成为美国第一家从投资者手中获得 10 亿美元“独角兽”估值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也是第一家年收入达 10 亿美元的公司。Coinbase 声称现在拥有 2500 万个客户账户(比两年前增长了 5 倍),可以与传统的金融巨头(如 Charles Schwab 和 Fidelity)相提并论。科技媒体正在热议估值更高的融资和即将到来的 IPO。这家公司的先发者地位已经让它成为加密业务宇宙里的一颗母星,大量顶级的业内人士都以某种方式与 Coinbase 以及 35 岁的创始人兼 CEO Brian Armstrong 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是,高处不胜寒。Coinbase 的优势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去年加密货币投资领域空前的投机热潮。如今,更多的投资者开始质疑这些资产的价值,因为它们未能证明自身的持久力,因此,2017 年比特币的活跃行情就像是遥远的回忆。很多流行的数字货币的交易量比去年 12 月的高峰期少了 80%,甚至 90%,而泡沫的破裂已经让 6000 亿美元的市值蒸发殆尽。对 Coinbase 来说,这意味着越来越少的交易量和越来越少的佣金,即使新的低收费竞争者将公司的核心服务转变为商品,或者公司已经从疏远客户的问题中恢复过来。

主持这一切的是一位内向的创始人,他把 2017 年的加密货币热潮看作是长篇故事中的一章而已。Armstrong 属于一代布道者,他们把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看作是能够让投资、借贷和储蓄更快、更经济、更平等的工具。他希望 Coinbase 成为一个银行帝国,把这些工具带给大众。

Armstrong 和他的同事已经为未来奠定了基础,小心翼翼地拉拢监管机构并投资新技术。他还没做到的是让更广泛的金融界相信加密货币是不可或缺的技术。如果 Armstrong 最终无法做出让人信服的长期案例,那么可能不只是 Coinbase 会崩溃,整个行业也可能会崩溃。

 

理想主义者:Brian Armstrong

在圣何塞长大的 Armstrong 不甘平庸和束缚。他的父母都是成功的工程师,为他提供了舒适的成长环境。但是,当 Armstrong 看到互联网成为可以改变社会的工具——就像苹果公司的 Steve Jobs 和英特尔公司的 Andy Grove 那样,在 20 多年前用电脑和芯片把作坊变成了帝国——他担心其他人已经抢先一步。他说:“等我从大学毕业并开始工作,我觉得也许已经有点晚了——互联网革命已经开始了。”

但是,Armstrong 还是开始得有点早了些。2009 年圣诞节,他在父母家里上网冲浪,看到了中本聪撰写的比特币白皮书。文章里所描述的想法(即超越银行或政府管控范围的全球性货币)是如此引人注目,他如饥似渴地读了一遍又一遍,都忘了母亲要他参加节日庆祝活动的事。 中本聪的文章声名大噪,它描述了比特币架构,以及利用全球计算机网络来维护任意类型交易的公共记录。和其他早期的追随者一样,Armstrong 对这个把中间人和政治家影响降到最小限度的金融系统十分痴迷。在结束阿根廷的旅行之后,他的这种痴迷程度只增不减。他回忆起坐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餐馆里,菜单上贴着价格标签,几乎每天都在变化,这种通货膨胀把普通人的储蓄一扫而光。他认为,比特币代表了一种存储或转移财富的方式,不受那些贪婪的国家的控制。比特币就是数字黄金。

Brian Armstrong 的童年照片。

然而,为了实现这个愿景,普通人不得不使用加密货币,而在其早期阶段,这是非常不现实的。要使用比特币,人们必须下载一个“钱包”软件,然后通过离岸银行转账或与中间人合作给“钱包”注入资金。

Armstrong 的愿景是把这个过程变得更像在线购买股票。2012 年,他辞去了 Airbnb 的工程师工作,想要去实现自己的夙愿。他设计了 Coinbase,允许客户使用传统的银行账户购买加密货币。虽然购买比特币需要严格的技术支持,但 Coinbase 更像是使用 PayPal 或 Venmo。Coinbase 没有要求用户使用复杂的加密密钥来存储加密货币,而是替客户做了这些事情。

事实证明,外界对轻松获取比特币这样的服务有着巨大的需求。在发布大约一年后,也就是 2012 年晚些时候,Coinbase 获得了百万客户。当加密货币世界充斥着对毒品交易和洗钱的担忧时,Coinbase 努力遵守着“知晓客户”法律和美国银行法的其他限制。在去年的狂热时期,数以百计的新加密“代币”投资兴起,Coinbase 害怕遭到诈骗或惹上证券交易委员会的麻烦,拒绝出售绝大部分加密货币。(如今,15 种加密货币的市值超过 10 亿美元,但是 Coinbase 只交易其中的 5 种)。对合规的担心让 Armstrong 没能受到加密世界自封的叛徒们的喜爱,这些叛徒们关心的是可卡因、兰博基尼和反政府诽谤。但是,这让 Coinbase 获得了监管当局的代理经销商执照。它也在和监管当局谈判,以便获得联邦银行章程,这对于任何跟比特币相关的企业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Sanford C. Bernstein 的分析师 Christian Bolu 说:“在金融产品中,重要的是先发优势和制定标准的人。Coinbase 正在承担这一重任,并制定监管议程。”

Coinbase 是蓝筹风险资本的宠儿,蓝筹风险资本包括早期的投资者 Union Square Ventures 和 Andreessen Horowitz。后者在 2013 年投资了 2500 万美元,是 VC 社区第一家在加密货币上下大注的。他的支持者说,这个年轻的 CEO 很快就展示了自我改进的本能。Andreessen 的合伙人 Chris Dixon 说:“每次跟他会面,他都会提出跟进问题。他一直保持好奇,并在寻求指导”。Armstrong 改善自己的努力几乎是病态的。去年,他获得了飞行员执照,但在学会开飞机后却对飞行失去了兴趣。在 Coinbase,Armstrong 会翻来覆去地跟员工讲自己和员工如何可以做得更好:有一次,他把人力资源部门的绩效评估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全体员工以征求建议。

他阅读大量的书籍,大部分是有声读物。他喜欢的书籍包括科学、行为心理学,倾向于管理类的东西和伟大人物的传记(史蒂夫·乔布斯、莱特兄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他阅读了迈克尔·马龙的《比尔和戴夫》,那是关于惠普历史的一本书,这本书促使 Armstrong 敦促有想法的员工随时跟他联系。Armstrong 回忆道:“当 Steve Wozniak 还在惠普公司做工程师时,给公司带来了 Apple 1。他就好像在说,‘我造出了这个,我想惠普应该生产它’。但惠普说不行。然后,他就离开了,并创建了苹果电脑(Apple Computer),是不是就是这样的?”看来,让成功从眼皮底下溜走对 Armstrong 来说就是一个噩梦。

但是,当成功到来时,Coinbase 和 Armstrong 发现他们学习如何管理。2017 年,随着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价值的上涨(20 倍甚至更多),Coinbase 大幅提高了交易费。在热潮的高峰期,Armstrong 说,Coinbase 每天签约的新客户数超过 5 万。这导致公司网站发生崩溃,让网站工程师们觉得像在用保鲜膜来阻止雪崩的发生。对于一些 Coinbase 的客户来说,网站体验变得很糟糕,故障频发,一个完整的订单都无法完成。Twitter 和 Reddit 上充斥着发泄愤怒的帖子,客户的钱提不出来,客服问题几天都得不到解决。很多客户向商业改善局(Better Business Bureau)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了投诉。

与此同时,黑客们也没闲着,他们将精心设计的钓鱼技术和银行欺诈手段瞄准了 Coinbase 的客户。Coinbase 一度把 10% 的收入用于解决欺诈相关的问题。员工们也很不开心。混乱的局面让很多工程师和客户服务代表每天工作 18 小时,有些人因为精疲力竭而不得不退出。

另一次严重的事故发生于 2017 年 6 月 21 日,当时一个高净值的“鲸鱼”(体量巨大的账户)突然卖掉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以太币。结果出现了“闪崩”,价格从 320 美元直接掉到 10 美分以下,然后才回弹,这触发了自动卖单,导致一些倒霉的投资者放弃了他们所有的头寸,只获得了一点点利润。与大多数大型证券交易所不同,Coinbase 还没有为发生恐慌性抛售建立停止交易的绊线,这是一个重大的技术失误。Armstrong 最终决定解救这些受害者,撤销了他们的交易,事故得以平静地恢复,但代价巨大。

在加密货币热潮的高峰期,Coinbase 再次受到重创,起因是它处理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的能力。Coinbase 最初拒绝支持这个新货币,然后在客户投诉的压力下,改变了自己的立场。但是,在 2017 年 12 月,就在 Coinbase 宣布逆转之前,比特币现金出现了不同寻常的上涨,这引发了外界的猜测,Coinbase 的员工被怀疑用内幕消息进行交易,预期新资金会涌入,因此购买了比特币现金。根据一位前雇员的说法,这次抗议让 Coinbase 突然删除了 Slack 上的两个频道,员工们经常使用这两个频道来讨论加密货币市场和交易策略。

Coinbase 进行了内部调查,并未发现其员工有内幕交易。公司告诉《财富》杂志,关闭 Slack 频道事出谨慎,而非做错了什么。加密货币的监管制度还在不断演化,所以还不清楚根据内幕消息进行加密货币交易是否违法。尽管如此,这场争议加上网站的客服问题仍然传达了一个讯息:就在加密货币成为全国关注焦点之际,Coinbase 似乎还没有为迎接黄金时代做好准备。

然而,Coinbase 的挣扎并没有吓跑投资者:2017 年 8 月,这家初创公司获得了 1 亿美元的投资,估值达到 18 亿美元。这让 Armstrong 有了足够的资金和气势去招揽天才们一起来把公司做好。Coinbase 挖来了长期担任 Twitter 运营高管的 Tina Bhatnagar,帮他修复混乱的客户关系,还把惠普的资深人士 Asiff Hirji 挖来做 COO。Armstrong 还做出招聘承诺:根据公司规定,针对副总裁及以上职位的每个空缺职位,将面试三位来自缺乏代表性背景的合格人士,并且 33% 的领导者职位由女性担任。

尽管危机在发酵,但公司依旧保持一个平稳的状态,员工们因此给了老板很高的评价。Armstrong 认为,随着公司的发展,他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他回忆道,“我认为 CEO 必须是个军事将领,咆哮着发布命令。但我觉得我已经接受了自己的领导风格,更多的是协作。寻求真相,而不是为自己设立标杆。我也意识到,我们不应该试图成为与自己不一样的人,因为那是最糟糕的领导方式”。

在过去的一年里,Coinbase 的员工数量增长了一倍,目前有近 1000 名员工。额外的员工配备有助于恢复工作生活的平衡,减少夜班。对于 Armstrong 来说,他展示给员工们的是他自己也会偶尔放松。这包括重新找回公司早期的氛围。当时,Armstrong 和 Coinbase 的第三位员工 Olaf Carlson-Wee(他现在在经营 Polychain Capital,美国最大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会组个队,在 Halo 比赛中与联合创始人 Fred Ehrsam 争个高下,Fred Ehrsam 曾是高中比赛的冠军。还有很多乒乓球和攀岩活动。如今的放松活动包括 Armstrong 在办公室或 KTV 里高歌迪士尼歌曲。

Armstrong 和员工们在 Coinbase 的旧金山总部。

谷歌资深人士 Mike Dudas(现在经营着一家加密新闻初创企业 The Block)说客户服务在 Bhatnagar 的领导下已经得到了显著的改善。到 2018 年中,Coinbase 声称已经解决了 95% 的积压问题,并表示在 10 小时内就能回应投诉,这与比特币狂热时期相比有了相当大的提升,当时需要一周或更长的时间才能解决问题。

当然,如果说投诉与过去相去甚远,那是因为比特币狂热也失去了往日的疯狂。自 2017 年 12 月以来, 如果跟 Nasdaq 在 2000 年到 2002 年期间的互联网泡沫相比,加密货币的价格以百分比来算,跌得要多得多。研究公司 Diar 最近报道说,Coinbase 的交易量已经从 2018 年 1 月的 200 亿美元跌到今年夏季每月不到 50 亿美元。因为 Coinbase 向每个交易收取高达 1.99% 的佣金,所以价值和交易量的同步下降对它来说是双重打击。它的利润也受到新竞争对手的威胁。过去一年中,金融科技企业 Robinhood 和 Square 以及欧洲经纪公司 eToro 已经通过低成本或零成本交易来吸引投资者。这个听起来不详的鼓点给 Armstrong 的最大使命之一增添了紧迫感:他要把 Coinbase 转变为一个多元化的区块链银行巨头,不只依靠交易收入而活。

那是华盛顿的一个酷热的夜晚,Armstrong 身穿深褐色的西装,坐下来准备吃晚饭。他和他的一小群随从人员在杜邦环岛附近的一家旅店的餐厅里聚餐,那家餐厅的食物又贵又不好吃。他边吃油浸三文鱼,边回忆他和立法者及高级监管人员会面的一天。曾经是硅谷工程师的 Armstrong 并没有被政治氛围震慑到。他说:“我认为,我最喜欢的是地铁部分”。他指的是地下的单轨列车,载着当选的官员和精英游客们往返于国会大厦。尽管如此,这位 CEO 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坚持向政治阶层传授关于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知识。这些努力正在奏效,越来越多的监管人员把这项技术看作是一个有用的工具,而不是犯罪威胁,这为 Coinbase 和其竞争者带来了更多机会。

除了即将到手的经纪人及经销商执照外,Coinbase 已经获准为希望拥有加密货币资产的大型机构提供托管服务。如果 Coinbase 能够吸引更多大玩家,如共同基金、养老金和私募股权基金参与交易,这些服务就可能有利可图。Coinbase 在这些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今年早些时候,针对专业交易人员和机构(主要是富有的“家族办公室”和以加密货币为导向的对冲基金)的服务超过了其客户交易平台,成为公司最大的交易量来源。

咨询公司 Greenwich Associates 的金融科技专家 Richard Johnson 表示:“我不认为这会很容易。机构市场是他们要攻入的另一个不一样的市场”,特别是主流基金管理者在投资之前会等待更有力的监管框架出台。

企业和业务发展部门副总裁 Emilie Choi。

但是,最近的收购可能有助于 Coinbase 在框架出台时做好准备。Coinbase 最近聘请 Emilie Choi 担任企业和业务发展部门的副总裁,她曾在 LindedIn 主持了 40 多个收购项目。自今年三月入职以来,Choi 已经帮助 Coinbase 收购了 10 多个的小型区块链和金融公司,这些公司有助于 Coinbase 提供更广泛的服务。尽管如此,对于一个自诩为“加密货币界的谷歌”的公司,Coinbase 仍在等待改进其交易平台的机会,就像谷歌把 Gmail 或谷歌地图或 Youtube 添加到其核心搜索服务中一样。

目前,据 Johonson 和其他人透露,Coinbase 最有前途的项目涉及一类新型投资,被称为安全代币,可以在区块链上作为可投资资产的代币。Armstrong 曾谈到围绕这类代币构建另一个投资市场,由 Coinbase 来运营。支持者表示,代币可以用来将相对流动性较差和昂贵的资产(私有企业或艺术品及其他收藏品)转换成易于交易的单元。

理解安全代币及其含义就像在 1994 年浏览互联网一样。正如人们对 20 年前的“浏览器”或 10 年前的“app”这样的术语感到困惑一样,区块链的词汇表(包括“代币”和“钱包”),仍然让很多人感到困惑。这个行业的最佳讲解员之一是 Coinbase 的 CTO Balaji Srinibasan,这位 38 岁男人头发短而直,胡子黑白混杂,眼睛闪闪发亮,看上去魅力十足。Srinivasan 已经就代币重塑风险投资行业的潜力写了一系列有影响力的文章 。

他表示:“区块链是自浏览器或操作系统以来最复杂的技术”,只有少数学者拥有各个领域的专业知识,包括密码学、博弈论、网络、数据库和网络安全,因而产生了对这些学者的人才争夺战。但他也解释说,代币不一样。它们可以由更广泛的工程师构建,同时利用区块链强大的属性,比如:防篡改和坚不可摧。当用于资产证券化时,它们代表了一种识别和分配所有权的有效方法。 从初创到年入十亿美元,Coinbase是如何快速达成的?首席技术官 Balaji Srinivasan。

David Sacks 是风险资本家及 PayPal 的创始人兼 COO,他认为美国的房地产市场这个价值 7 万亿美元的市场具有高流动性,非常成熟,可以通过代币进行细分和销售。Sacks 说:“这就像所有权从模拟系统转向数字化系统一样。如今,契约或私人安全变成了文件柜里的一张纸,而代币将其数字化”。Sacks 正在支持一家叫作“Harbor”的公司,这家公司旨在确保代币遵守安全法规。不动产理念已经从理论走向了现实,例如,Aspen 高级酒店 St. Regis 的业主在今年 8 月宣布,他们将以代币的形式出售酒店 19% 的股权。

金融咨询顾问及加密货币律师 Preston Byrne 认为,通过简化法规,安全代币将使公司更容易筹集资金,因为占据数十个不同文件的信息被整合到区块链上。代币也会让企业减少对投资银行和其他中介的依赖,削减与并购、收购及发行股票或债券相关的成本。Byrne 表示:“由于 Coinbase 掌握了关键技术,让自己处于一个非常有利的地位。随着技术初创企业开始吃掉大银行的业务,恰恰是他们发挥威力的时候”。

当然,那些大银行在自己没吃饱前还会继续吃。像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团这样的金融巨头拥有充裕的资金和技术人才,他们正在资助自己的区块链项目。Coinbase 很难垄断加密货币交易技术,包括 Circle 和 Gemini 在内的竞争对手也在努力构建机构交易平台。

尽管如此,Coinbase 仍然是投资者的最爱。多位消息人士向《财富》证实,该公司正处于大规模融资的最后阶段。有报道称,在 4 月份 Coinbase 收购加密货币公司 Eear.com 时,Coinbase 估计自己的市值大约为 80 亿美元。Coinbase 尚未对这个数字做出确认,但也没有提出异议

至于更广泛的加密货币革命,Armstrong 还没有丢弃他的理想——成为独立于银行和政府的全球支付系统。为此,Coinbase 正在构建 Coinbase Wallet,帮助普通投资者在代币世界中驰骋。而且,Armstrong 比他的投资者更加雄心勃勃。他说:“我真的希望看到未来 5 年能有 10 亿人使用加密货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漫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